网上报名官方网站 成绩查询唯一渠道
41岁大学生13次高考之路

  41岁的曹湘凡是湖南公安专科学校的大三学生,因13次参加高考,人称“高考王”。也有人称他为“当代范进”、“高考钉子户”。

  曹湘凡对这些称号很反感,他说自己是“贩卖高考知识的零售商”,“跟范进的唯一相同点就是都有一个好岳父”。他坦言,大学三年的生活让他领悟到:人不该在一棵树上吊死。

  曹湘凡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,湖南常德汉寿县人。目前,他只身租住在长沙市高桥大市场附近的城中村内。这里远离闹市,到最近的公交站要走20分钟。

  这是一个不足8平方米的小平房,只有床和书桌。厨房和卫生间设在一起,幸好曹湘凡从不在那里做饭。即使在大白天,不开灯曹湘凡就没法备课。书桌上,散放着高考辅导书。

  这是曹湘凡在长沙的第40个“据点”,每月房租200元。10年来,他每年平均搬四次家,因为他租住的都是待拆房。房子拆迁后,他就要重新寻找落脚地。

  分离的家

  三代分居妻子南下

  曹湘凡的老家离长沙200公里,那里住着他年过七旬的父母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。孩子们分别跟着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生活,妻子则在深圳打工。

  曹湘凡很少回家,那里是他当年的高考战场,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情结就是在那里结下的。

  和那个年代的很多农村孩子一样,中学时代的曹湘凡想走出农村,走进城市,而高考是唯一的途径。

  通过中考,16岁的曹湘凡进城了,就读于汉寿二中。他喜欢上了县城,因为“县城有电影院、新华书店”。曹湘凡下定决心,日后要到城市生活,“跳出农门”,从此成为他考大学的原动力。

  虽然爱上了有电影院的城市,但在长沙十多年了,他从未走进过电影院。

  屡败屡战

  “煮熟的鸭子飞了”

  1987年,曹湘凡第一次参加高考,他只考了397分,离最低的录取线还差60多分。他选择了复读。1988年和1989年的高考,曹湘凡同样失利。

  曹湘凡觉得暗无天日,躲在老家甚至不敢出门,更害怕正视父母的眼睛。他觉得自己“农民不像农民,知识分子不像知识分子”。

  1989年高考,由于压力太大,曹湘凡生病了,考试结果可想而知。他的中学同学此时已开始结婚生子,但这不是曹湘凡想要的生活。

  一年后,“屡败屡战”的曹湘凡出现在山西太原,他成了一位“高考移民”。那年他考上了,但“因为是高考移民,没有被录取”。他不甘心,他依旧想通过高考改变命运,证明自己的价值。1991年高考前,曹湘凡拿着家人让他去买化肥的16元钱去县城报名参加高考。

  那一年,曹湘凡通过了大专分数线,他报考了湖南的税务专科学校。“但学校没有录取我,因为我有过一段精神病史。”曹湘凡坦言。

  他有时候会想,如果当时顺利入读税务学校,自己的人生轨迹就跟现在大不一样了。

  广州打工

  曾在中信工地干活

  到广州打工,是曹湘凡生活中的一段插曲。由于当时参加高考有年龄限制,大龄青年曹湘凡失去考试资格,加入了打工者的行列。“从1992年到1996年,我在广州的建筑工地上打工,什么工种都干过。广州那栋最高的楼开建时,我在那个工地上拌过混凝土。广州购书中心内部装修,我也去做过。”曹湘凡说。

  不过,只要有空,他就会去中山大学转转,拖着一双烂拖鞋,身上还沾着水泥浆。他至今还记得中山大学的校训:“博学,审问,慎思,明辨,笃行。”中大哲学系、北大国际政治专业、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专业、西南政法大学法律专业……这些都是曹湘凡曾经最向往的大学、专业。

 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,曹湘凡终于参加了1997年的高考。“过了专科线,考上了湖南电大,通知书也寄来了,但一年要7000元的学费。”家境窘迫的曹湘凡没有动心,当时,曹湘凡已结婚一年。尽管发出了邀请,但只有一位高中同学出席了他的婚礼。

  感情危机

  离婚结婚再高考

  曹湘凡并不害怕自己被同学视为“另类”,他决定继续向高考冲锋。1998年,他参加全国成人高考,还考上了北京大学国际政治专业。“由于家庭原因”,曹湘凡向校方申请推迟一年入学,并获得了批准。但到了第二年,曹湘凡仍然没有入学。“当时,除了学费的原因,两口子之间还出现了感情危机。”曹湘凡说,那段时间特别难熬。

  2001年,限制参加高考年龄的规定被取消,曹湘凡立即回到汉寿报名。“我觉得机会来了。”但处在感情危机和生存压力下的曹湘凡,没有把握住这次机会。

  经过令人疲惫的拉锯战后,2002年,曹湘凡终于跟前妻离了婚,随后又跟一位比他小14岁的女孩结了婚。“高考前的一个月内,我拿到了3张证明:离婚证、结婚证、准考证”。那年的高考,语文作文题是“心灵的选择”。挥毫间,曹湘凡真情流露,写下了几年间和前妻从甜蜜到分裂的爱情。

  “这一次语文成绩不错,110多分,以前我语文都是不及格。主要是作文写得好。”曹湘凡说。

  人生转轨

  高考为了做家教

  随后几年曹湘凡参加高考的目的发生了变化。“参加高考,是为了调研,为了做家教时更有经验了。”曹湘凡说,这几年的高考,他的分数都过了大专线。

  10年来,曹湘凡可谓“桃李满长沙”。他在自身参加高考的同时,也辅导了许多高三学生。“我最早辅导的那个学生,考上了湖南大学金融系,如今在一家银行的支行做行长。”

  从1998年做高考家教开始,曹湘凡一发不可收拾,他与高考的较量在“学生”们的身上延续。“我现在同时教30多个学生,最多的时候有50多个。”曹湘凡算了算,接受过他辅导的孩子,足有633个。

  由于接受过辅导的学生,成绩进步明显,曹湘凡在高三学生家长中逐渐有了良好的口碑。

  曹湘凡现在的生活,都和高考辅导相关。他要么在备课,要么在去学生家的公交车上,要么正在辅导。“我其实是贩卖高考知识的零售商。”

  老曹被问过很多类似的问题:“你高考成绩不突出,凭什么家长会让你来辅导他们的孩子?”他答道:“这好比教练员跟运动员的关系。比如刘翔的教练肯定没有刘翔跑得快。”

  家教收入

  每个月6000元

  家教是曹湘凡的主要经济来源。“每个月6000元,比一般的白领还多。”但曹湘凡需要养三个孩子和父母,再除去自己租房和平日开销,就所剩无几了。

  至今,妻子在深圳打工,曹湘凡说是被他气走的。2007年,曹湘凡参加了第13次高考,又一次通过了大专线。这一次,39岁的曹湘凡走进了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法律系,和“90后”年轻人坐在同一间教室。曹湘凡说:“当时指导员给我打电话,说这个学校就业前景不好,但学风很正。我自己也想体验一下大学生活。”曹湘凡说。

  妻子对他的举动不支持,并告诫他“毕业就会失业”。曹湘凡说,就读前,他也知道毕业就可能失业,因为“超过35岁,他没资格报考公务员;长沙市区的公、检、法等单位,他这个学历也进不去;基层的工作人员,一个月就1000多元,这个收入根本没法养家”。

  曹湘凡的新领悟

  “人不该在一棵树上吊死”

  三年的大学生活,曹湘凡一方面要到学校上课,另一方面还要继续做家教养家。幸好,学校每年发放的奖学金解决了他的学费问题。

  今年上半年,曹湘凡即将毕业,他并没有怎么去找工作,和小他20多岁的后生抢机会,他没有优势。有一次,曹湘凡问一个在检察院工作的学生家长,能否安排他到检察院工作,对方的回答是:“你要教我们的孩子,我放心;你要到检察院来工作,连扫地的资格都没有。”这让曹湘凡大受打击。

  对3年的大学体验,曹湘凡说他并不后悔,因为“人生更完整了”。“偏执有点不对,人不应吊死在一棵树上,特别是在社会多元化时期。”曹湘凡说,这个认识是他在大学里获得的,算是上大学的一大收获。

  他说,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他在1991年考税务学校时会有不一样的选择。“学校因为我得过精神病不录取我,我可以向社会求助,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。”

  曹湘凡的故事经报道后,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,其中包括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。2006年高考前夕,张春贤为他送上祝福,祝他好运。2007年9月开学后不久,张春贤曾委托秘书打电话鼓励他:“小伙子,好好干!”

  曹湘凡说,他计划给张春贤写一封信,申请“去长沙最差的学校当老师”。他觉得自己尽管已经年过40,但“正是干事业的黄金年龄”。

  曹湘凡2007年高考总分 499分

  语文 108分

  数学 114分

  英语 67分

  文综 210分

  湖南2007年分数线

  一本 562分

  二本 526分

  三本 466分

来源:《广州日报》
责任编辑:liunaqin
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页 第1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