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报名官方网站 成绩查询唯一渠道
南方科大历经三年终获筹建 3月1日正式开学

  ●外界有评论者认为,南方科大遭遇制度障碍,注定“只打雷不下雨”,但朱清时则认为,不管是教育部还是地方政府,对南方科大已经很“照顾”,而先行先试必须有人承担责任。

  ●随着“准生证”的到来,朱清时昨天表示,对另外30多名学生的考核将在春节前后进行,考核内容包括业务知识的考核、心理测试和面试三部分,为期两天。“除非有特别优秀的孩子,否则我们首次招生的规模还是按照原计划,控制在50人左右。”

  ●历经三年,南方科技大学的教师、宿舍、食堂和课程计划等都已到位,万事俱备,只等开学。

  面对越来越多的人对南方科大“只打雷不下雨”的质疑或担忧,南方科大校长朱清时决定自主招生,自授学位和文凭。去年12月8日,南方科大正式宣布启动自主招生;12月15日,正式公布招生简章;12月18日,南方科大招生咨询会吸引上千学生和家长;12月19日,南方科大低调组织首批16名考生进行复试。

  也许,从这样一场“轰动”的自主招生开始,决意要做高教改革先行者的南方科大已经难以回头。但峰回路转,12月24日,教育部正式下发批文,批准南方科大筹建。

  昨日,在终于有了“准生证”后,朱清时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尽管已有批文,但近期招生工作不会有太大变化,仍会把首次招生的规模控制在50人左右,顺利通过笔试面试考核,并最终被录取的孩子们有望在今年3月1日正式开学。

  “只有招生了,试验才真正启动”

  10岁的山东男孩苏刘溢,住在南方科大30平方米的宿舍里,陪伴他的有母亲和负责辅导他自学的老师。

  作为全国最小的考生,苏刘溢在去年高考中考了566分,一举成名。更让人关注的是,他没有选择同样给他抛去橄榄枝的山东大学或其他大学,而是南下深圳,成为南方科大的第一位,也是目前唯一的学生。3个多月来,苏刘溢一边在校内老师的辅导下自学课程,一边在等待首届教改实验班的其他49名同学。

  与7岁上初中、8岁升高中、10岁考大学的苏刘溢相比,南方科大也想用“跳级”的方式去实现“去行政化”、“教授治校”、“建亚洲一流研究型大学”的梦想,但显然困难重重。

  筹备3年,上任校长1年多的朱清时经历了引进师资、启动校区建设等难关后,终于在去年9月27日等到了教育部的专家投票,批准南方科技大学正式筹备。

  但没想到,南方科大要正式招生,还需要再等待。因为根据1986年发布的《普通高等学校设置暂行条例》等有关规定,设置普通高等学校的审批程序,一般分为审批筹建和审批正式建校招生两个阶段。而要获得正式建校招生资格,还得满足在校生计划规模、图书藏量等“硬性指标”。“这个过程一般需要1至5年。”

  就在朱清时泄气的时候,教育部开出绿灯,允许南方科大与中国科技大学联合招生。但就在与中国科技大学商量,计划从报考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落选的苗子里挑选生源的时候,南方科大又被告知:联合招收的学生,必须是中国科技大学学籍。

  “对南方科大来说,只有招生了,试验才能真正启动。”朱清时不否认消息传来时自己像又掉到坑里,因为“如果我们变成了中科大在深圳的培训点,那么改革试验的意义就会变得很小”。

  外界有评论者认为,南方科大遭遇制度障碍,注定“只打雷不下雨”,但朱清时则认为,不管是教育部还是地方政府,对南方科大已经很“照顾”,而先行先试必须有人承担责任。“看准这次改革于国于民都有好处,我们就应当勇敢地走出这一步,如果不行,回头再重干,责任是自己的。”

  “这里是深圳,机场建了好多年,直到第一架飞机要起航了,机场建设才获批;地铁也是建了很久才获批。”朱清时感慨,改革开放的经验告诉我们,要改革就不能只靠等批复。“要改革的话,就意味着你做的事和既有规则不吻合,如果要等上级批复,就等于要上级为你承担责任,所以如果要批准的话,(上级)压力比我们大得多。”

  2010年9月27日,教育部曾召集高校设置评议委员会的专家,专门就南科大筹建问题进行研究。虽然会上通过专家投票已经批准南科大筹建,但由于下发文件需要经过多道程序,因此批文迟迟未到。

  朱清时决定不再等待。

  12月8日,南方科大宣布启动自主招生,也意味着冒险的改革正式拉开大幕:南方科大决定自授学位,跳出现行教育体制,探索一条全新的道路。

  “最重要的日子”真的来了

  2010年12月15日,南方科大在学校网站公布了《2010年南方科技大学教改实验班自主招生简章》,计划2010年招收首届教改实验班。通过自主考试的方式,从部分省、市招收50名已完成高中二年级阶段课业且成绩优秀的学生入学,经南方科大的面试后开学,预计将于2011年春季开学,不需要参加明年的高考。

  与招生简章同时公布的,还有《朱清时校长致报考南方科大考生、家长的一封信》。

  在这封公开信里,朱清时用热情洋溢的文字表达了要做高教改革先行者的决心。不仅如此,首期教改实验班的“豪华”师资队伍也是信中重点介绍的内容。同时,为免除实验班学生的经济负担,这50名学生“学费全免,每年每人补助1万元生活费”,但学生和家长须和学校签订协议书,表示“理解教改实验的意义和困难,自愿亲身参加这个实验”。

  12月18日,南方科大如期举行招生咨询会。原本能容纳300多人的阶梯教室,一下子涌进来600多名学生和家长,门外还不停地有家长和学生前来。校方临时调整,将原计划中的一场咨询会扩成3场,临时加印的1000份宣传资料也全部发完。

  每一场咨询会,朱清时总是第一个走上讲台,开门见山:这是筹建中的南方科大“迄今为止最重要的日子”。

  言语间,一年时间内苍老了许多的新校长朱清时说得动情。因为这不是一个容易的起步,教育部不予认可的话,学生们毕业后能被社会接纳吗?家长们能放心让孩子来吗?但在朱清时看来,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。

  没想到的是,又一个“最重要的日子”峰回路转地接踵而至。

  12月24日,教育部正式下发批文,同意南方科大筹建,并确立为公办大学。

  如果3月1日能正式开学

  突然有“准生证”了,“文凭”上盖什么印还没有定论……尽管南方科大的消息还像冒泡一样,一个接一个,但愿意“冒险”的家长、学生倒也“淡定”。

  苏刘溢在南方科大的3个多月,学校并没有给他设置课程表,每天,他仍然像在老家泰安一样,主要在家中自学。对于这样的等待,苏刘溢的母亲刘女士并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。“没有国家承认的学位没关系。对孩子来说,不管是学习的快慢,不管有没有国家承认的学位,只要能成材,我们就达到目标了。”

  随着“准生证”的到来,朱清时昨天表示,对另外30多名学生的考核将在春节前后进行,考核内容包括业务知识的考核、心理测试和面试三部分,为期两天。“除非有特别优秀的孩子,不然我们首次招生的规模还是按照原计划,控制在50人左右。”

  昨日,南方科大内部人士透露,顺利通过这次笔试面试考核并最终被录取的孩子们有望在今年3月1日正式开学,将100%使用原版教材,采用全英文授课。今年秋季,南方科大预计将举行第二次自主招生,招生的规模有望扩大到150名,而招生的对象依旧是高二学生。

  相比之下,朱清时的言辞依然谨慎,总是说“如果3月1日能正式开学”,虽然在他的办公室里已经有了第一学期的课表:数学分析、线性代数、抽象代数等5门核心课程赫然纸上。

  如果3月1日能开学,那么南方科大去行政化、自授学位、书院制等蓝图就会逐一铺陈出来。在这首吃螃蟹的高校中,学生的四年光阴会不会白费?自授学位会不会变成倒卖文凭?深圳学生能不能走后门?去行政化会不会只是“唱得动听”?

  南方科大的英文名缩写是SUSTC,朱清时喜欢将其与英文单词“sustainability”联系起来,意思是“持续”。

  有人称南方科大是“被默许”的试验田。她能否持久永续?更多“围观”的网友在微博上写下“敬祝成功”。

来源:《南方日报》
责任编辑:liunaqin

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共1页 第1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