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普通高考 > 高校动态 > 正文
对话匿名助学的中国好同学
发布日期:2018-09-26 09:15:33 来源:《楚天都市报》

  武昌工学院会计专业大四女生李秋雨,匿名捐助3年学费,帮助因贫退学的同学袁松龄重返校园,并予以暗中关怀。报道一经刊出,有人感佩李秋雨一家的爱心之举,有人点赞匿名捐助、维护弱者自尊心的善举更是难得。昨日,“中国好同学”李秋雨向楚天都市报记者敞开心扉,讲述匿名捐资助学的背后故事。

  谈匿名助学如果能继续匿名资助该多好

  李秋雨匿名助学的事,被发掘报道后,这个22岁的北方女孩一直心有不安。她既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宁静会被打破,她更担心捐助对象、她的好姐妹袁松龄可能承受随之而来的心理压力。
  记者:“中国好同学”的故事见报后,读者和网友对你一家人匿名助学的善举十分钦佩,你有何感想?
  李秋雨:说实话,我倒是希望学校的缴费系统没有升级,这样我和袁松龄也不会相认,我和家人所做的一切就不会被公众知晓。
  记者:善心善举被弘扬,难道不好吗?
  李秋雨:家人也是考虑到这点,才同意我接受采访。但从我内心来说,一开始就只是想帮到同学就好。报道以后,我最担心的是袁松龄,怕她承受太大的压力,她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。
  记者:别担心,袁松龄比你想象的要更坚强。况且,她也认为报道后可能会激发更多的爱心,帮助到更多像她一样需要帮助的人。
  李秋雨:那就好,这样我就放心多了。
  记者:怎么想到要匿名捐款,帮助交集不多的同学?
  李秋雨:记得小学时学校组织捐款,当时我家庭条件并不太好,回家后我跟父母说了此事后,我父亲马上拿出一百元让我献爱心。而像汶川地震、玉树地震等大灾大难,父母也从不吝啬,捐款捐物。我到大学报到的第一天,父亲离开前对我说过,如果有同学需要帮助,尽力去帮,有困难要对他说。我把袁松龄因贫退学的事,跟父亲说了以后,他很激动。因为他当年也曾因家庭贫困而中断了学业。他不想袁松龄重蹈他的覆辙,他希望袁松龄和我一样,生活在阳光下,将来拥有更好的人生,所以决定匿名捐款帮帮她。

  讲家庭教育
  母亲一巴掌教会我诚实

  李秋雨的家庭条件不错,但她绝不是娇滴滴的小公主。父母从小尊重她的个性发展,却在为人处世的原则性问题上绝不让步,甚至不惜拳脚教育。同学眼中的李秋雨个性豪爽,不耍心眼不计得失,但她也曾无情地劝经济条件尚可的室友放弃申请助学金。
  记者:听你室友王梓静说,你曾劝她放弃申请助学金,只为把它留给更有需要的人?
  李秋雨:是的。那是大二上学期,王梓静把想评助学金的想法告诉了我,我很直接地告诉她,既然家庭条件不是特别贫困就不要申请助学金,应该把它留给更有需要的人。现在大四,她没有申请过一次助学金。
  记者:这样做会不会没人缘?
  李秋雨:不会的,同学都知道我是个“耿直girl(女孩)”。其实,只要你处理公正,大家是不会记恨你的。私下里,同学们出去嗨皮都会叫上我,而我和室友的关系更是铁得很,课余时间会一起去图书馆自习。
  记者:你这种耿直的个性是怎么形成的?
  李秋雨:打出来的呗。记得小时候,我小学假期作业没做,却骗妈妈说做完了,等开学前一天躲在家里拼命赶作业。妈妈进来问了几次,我都说是在练字。最后一次妈妈进来后,我还是说自己想练字,妈妈直接一巴掌打在我身上,说,你再说一遍?我打你是告诉你不能撒谎,即便做错了,把事实告诉妈妈,妈妈也不会打你,但绝不能撒谎。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。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跟父母说过谎。
  记者:还有什么家教故事分享一下。
  李秋雨:初中时,班主任认为我和一个男孩子交往“频繁”,便把两家的家长请到学校,甚至让我们转学。当对方父母严厉批评那名男生时,我母亲却对校长和老师说,“我们孩子没做错,凭什么让他们转学。”回来后,妈妈也对我说,让我挺起脊梁,不卑不亢地做人,“青春懵懂期,有些感情滋生很正常,要大方地面对。两人如果想做长久的好朋友,就要一起进步,一起向上努力。”现在,我和那名男生还是好哥们。
  另外,你也知道我家庭条件还可以,但父母从小就教我花钱不要大手大脚。我比较宅,都在学校食堂吃饭,花不了太多钱。每学期末都会将剩下的生活费买些礼物,带回家送给亲属。我还有一个弟弟,为了给他买件他心仪已久的羽绒服,我近两周每天一日三餐吃燕麦度日,攒下1000多元满足了他的心愿。

  说毕业心愿
  想和袁松龄合伙开幼儿园

  捐助同学的报道,给李秋雨和袁松龄的生活带来了一丝涟漪,但这对内心沉静的好同学,婉拒了其它媒体的采访,在校园里如常地学习,生活,只为她们共同的梦想。
  记者:听说你现在还在做没有酬劳的辅导员助理,事情这么多不累吗?
  李秋雨:你说得对也不对。这项工作确实没有工资,但对我个人的帮助很大。我现在协助许蓓老师处理她所带六个班的班级事务,相当于6个班的班长吧,哈哈。工作虽累,但锻炼了我处理事情的能力,与人沟通的技巧啊。
  记者:做辅导员助理,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?
  李秋雨:我以前看过《巨婴国》这本书。当时并不理解,直到有次开学通知各班男生来领书。大家一听说领书,都不太积极。几名男生帮忙把书搬到辅导员办公室后,我便让他们离开了。等通知女生们来领书时,女生却迟迟不来,有人甚至抱怨为什么不把书直接送到寝室。我觉得上大学了也是一个小社会了,大家都应该学会自立,而不是依靠他人生存,那样即使走到社会了,也没办法适应社会。这件事虽然过去了,但我会教育我弟弟,男孩子一定得有担当,也一定要自立,不能依靠他人。没有谁永远是孩子,得自己学会长大。
  记者:听说你还在学校义务助学社干过,做些什么呢?
  李秋雨:是的。我曾辅导过学校周边一名随迁子女两年。我教她语文,那个孩子的父母是来武汉打工的,现在已经回老家去了。但我们现在还有联系,她已经读初二了。这份工作让我觉得教育事业是最有成就感的。比起像父亲一样做生意,我将来更愿意从事教育行业,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更多的人。
  记者:今年大四了,想好毕业后做什么吗?有何毕业计划?
  李秋雨:我想开一家幼儿园,找合伙人的话,当然是袁松龄。她心思细腻,做事非常踏实,做财务总监很合适。

对话匿名助学的中国好同学
字体: A+ A A-